永續新鮮事

比減碳更急迫之事! 《全球塑膠公約》為塑膠管理建立法律約束力框架

比減碳更急迫之事! 《全球塑膠公約》為塑膠管理建立法律約束力框架

八月四日下午兩點,台北遠東香格里拉飯店二樓,實體加線上500餘位與會者參與臺灣塑膠產業界盛事—TAISE基金會因應全球趨勢與行政院環境保護署指導舉辦的台灣塑膠論壇(Taiwan Plastic Forum),台上演講者涵蓋產官學研,以今年聯合國制定《全球塑膠公約》為起點,暢談台灣塑膠產業面對國際法規約束下的挑戰與機會。今年5月底,《全球塑膠公約》(Global Plastics Treaty)於巴黎召開第二次談判會議,聯合國目標於2024年底完成制定公約內容,並開始實行。該公約其旨在於為全球塑膠管理建立具法律約束力的框架,範圍涵蓋塑膠生產、消費到棄置整個生命週期,被視為自2015年《巴黎氣候協定》以來最重要的全球環境協議之一。

 

曾是首屆環保署長、現任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董事長簡又新表示,從以前至今,塑膠議題很夯,《全球塑膠公約》將於明(2024)年正式生效。各行各業用塑比例甚高,若沒有快速應變方案,未來將會很辛苦。「改變核心在於產品產出與輸出的生命週期的變化;牽涉到兩個問題:廢棄物問題、減碳問題。」簡又新不諱言,自己擔任首任環保署長時,首當其衝就是塑膠問題。他提及當初印象最深問題就是遇到淹水,才發現原來是保特瓶塞住出水口導致而成。他提出,現在環保署要解決高成長保特瓶使用量所帶來廢棄物問題,包含兩個問題。第一、處理廢棄物要加上生產責任制(EPR),消費者要負責自己所使用物品,不然不符合社會公義,但溝通並不容易,不過當時克服難關就成了「台灣奇蹟」,還因為此事隔年他被哈佛大學邀請演講經驗分享。

 

# 循環經濟要有商業模式才可能成功

他不諱言:「政府政策擬定要有商業模式,才可能成功。」所以要污染者要擔負起回收責任,如果不能自己回收就要付費請別人做,但回收要花很多錢,所以他當初推動外星寶寶分類回收行動。接著,又發現回收物焚燒造成污染也引發不同聲音,所以第二件事情是教育,最後就是建立分銷系統。因此當時新光集團和遠東集團合作,共花了一千兩百萬美元建立第一家保特瓶回收生產工廠,當時創舉卻無人感受,現在全世界都在利用保特瓶製衣。「在過去,塑膠是小事情,現在是全世界在談,因為對大家衝擊更快,比減碳更大。對於塑膠產業新生也有很大牽引。」他提醒。

 

財團法人塑膠工業技術發展中心總經理蕭耀貴則從「國際推動減塑政策來看臺灣的挑戰與機會」觀點講述分享見解,今年10月即將任職塑膠工業技術發展中心三十年的他直言,「塑膠過去是要用,現在要談,還談到聯合國。」他一語道破塑膠議題在現今的重要性,也從他細數塑膠發展中看到昔日談用塑到今日減塑、限塑的歷史脈絡。

 

他話鋒一轉。「聯合國此次塑膠公約有175國參與,希望提出對塑膠污染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大法;最積極的進程就是希望在2040年底減低八成塑料,但國際有不同的聲浪;一派主張聯合國訂公約就好,執行細節由各個國家自行制訂;另一派則認為非僅減塑就夠、還應該進行廢棄物監管。」包括歐盟在內許多國際組織也紛紛提出關於塑膠稅的草案。

 

蕭耀貴表示,國際上還有一些關於塑膠管理的自願性倡議,例如「新塑膠經濟全球承諾」倡議,簽署倡議的企業承諾在2025年達成一系列的目標。將會淘汰不需要的塑膠零件,創新製程和設計,讓真正需要使用的塑膠可以安全的被重複使用、回收穫堆肥分解,以及追求循環使用,讓所有商品續存在經濟體系內,而非流落於自然環境中。

 

此外,為確保承諾的可信及透明度,承諾簽署者將明確的設定宏遠目標之最低門檻,按照承諾書中的共同定義,提供年度的進程報告,每隔18至24個月重新檢視目標。簽署的企業不乏國際知名品牌,如雀巢、萊雅等企業。在此浪潮下,企業紛紛推出新的塑膠循環再生的商品,塑膠中心也積極協助企業推動塑膠再利用,例如:測試PET回收清洗去污能力,所有再生料的原料通過衛福部認可,可再做為接觸食品容器;協助企業開發廢魚網回收再製成洗髮精瓶,通過環保署海廢標章認證...等,落實「新塑膠經濟全球承諾」倡議的精神。

 

# 永續是改變的力量,材質是改變的起點

「回收資源最大化、廢棄物最小化」蕭耀貴直呼,這是台灣塑膠資源循環的推動目標。重點在於,台灣塑膠資源循環政策法規要明確,此外回收體系若沒有建立,那麼後端技術也無法提供;最後,「如果循環沒有成為經濟,是沒有用的,因為無法一直滾動下去。」他強調,塑膠產業減碳,重中之中在於原料,塑膠工業技術發展中心在十幾年前,就已經提供企業再生料溯源認證及生物可分解測試。法規驗證、技術創新到供應鏈整合,缺一不可。也因此他做了這樣的結論:「永續是改變的力量,材質是改變的起點。」亦點出塑膠產業轉機與轉型的關鍵。

 

TCSA循環經濟領袖獎評審委員主任、也是元智大學化學工程與材料科學系特聘教授暨環境科技研究中心主任林錕松則從學者觀點切入,「發明塑膠的初衷是環保,但現在卻過多形成污染,也不可能天天淨灘。已經有學者預測2050年,海中的垃圾會多餘魚群量;而也發現六名孕婦中有四位胎盤驗出塑膠微粒。」他呼籲為了下一代的理想,減塑、限塑,不僅對個人好,同時對於企業來說,透過推廣綠色生產,也能營造品牌永續經營理念的優質形象。

 

 

入選亞洲頂尖永續超級女性(Asia’s Top Sustainability Superwomen)殊榮、也是TSCA循環經濟領袖獎得主企業友達光電永續長古秀華表示,「要做到零塑,真的很難,那怎麼辦?」而友達從研發、製造到報廢品連動產品生命週期去想這件事,因而從產品製造(包括產品、生產到運輸)到公民行為(包含供應鏈、還有員工),從思維到行動都要提昇。在組織架構下,ESG暨氣候委員會,其中三個組是跨平台,跨域最廣就是減塑運作平台,身為永續長的古秀華主導,涵蓋HR、企業議和到研發、環安等多能面。用「3R+1」策略,從限塑、減塑到再溯,全面推動減塑。「覺察、思維、共感到行動,這是一個PDCA,」她表示今年運動會員工身上穿的衣服就是淨攤自己撿的保特瓶製作而成。甚至她提前分享,將舉辦的供應商共融大會,也會將這樣的理念分享給上下游廠商,形成一種共好。「攜手利害關係人塑造影響力,包括企業、客戶、供應商、政府學者、員工和NGO,培養大家的永續素養。」

 

# 石化資源使用最小化,塑膠資源應用最大化

站在政府角度,環保署廢棄物管理處長賴瑩瑩表示其目標在於,「石化資源使用最小化,塑膠資源應用最大化。」透過公私部門的合作倡議,串聯企業,讓台灣成為推動塑膠資源循環的關鍵力量。臺灣怎麼做?「先做塑膠資源流向,台灣年需求約1304萬公噸,出口占7成;排出約266萬公噸,約四成回收在利用、55%能源回收;台灣回收利用率蠻好的,塑膠容器(不含能源回收)約93%。」她指出,未來目標包括:推動減少一次性塑膠包裝使用量、推動包裝、容器回收和推動塑膠包裝使用再生料。

 

在推動策略上,則從源頭淘汰替代塑膠、鼓勵源頭減量、加強回收及循環再生。「用鼓勵去改變,從生產端開始不包裝或少包裝,提供創新商業模式、規範回收及循環,技術上加強回收分類技術/基礎設施,立循環網絡以優化回收體系、產業整合;建立驗證審查機制等等。」她不諱言:「頭尾最難,因為是需要系統的改變。」「資源循環廢棄」淨零戰略已將「塑膠」納入關鍵項目。因此未來環境部將制訂「資源循環促進法」,在產品製造過程導入綠色設計原則,並促使品牌業者將消費後的產品逆向回收、重複使用或再製造,創造新的商業模式及產品價值,落實循環經濟的精神。

 

 

相關文章